【優人神鼓│10月│電子報 】優人神鼓首部全新影像創作《亙古以來》

【優人神鼓│10月│電子報 】優人神鼓首部全新影像創作《亙古以來》

優人神鼓與撒奇萊雅的儀式劇場《亙古以來》

一場真實的山林祭祀儀式,啓動了諸神的旨意……

 

尋找祭祀的女子,在撒奇萊雅的請神歌謠中進入平行時空,鳥神的信物助她成為祭祀的巫,巫聽見了山谷中所有的聲音……
《亙古以來》為優人神鼓在疫情嚴峻期間獻祭之新作,影片帶領觀眾的眼睛進入諸神的世界。而我們每個人都能成為巫者,與世界對話,與神明對話,一起為這世界祈福。

亙古以來的身影﹐如旋風般吹過蒼茫

文/優人神鼓藝術總監 -黃誌群
《亙古以來》為優人神鼓第一支線上作品,我們在計畫《亙古以來》這個線上作品時,思索著在這個當前的疫情要如何跟當代的環境時代做結合。身為表演藝術者,翻開中國的藝術史第一頁,我們都知道所有的表演的起源來自於巫,一個巫從遙遠不可知的年代,貫穿到了當代。總導演劉若瑀以我寫的詩:
亙古以來的身影 
如旋風般吹過蒼茫 
吹遍浩瀚  
回首已見不著千年萬年的蹤跡 
卻又似一縷輕煙般的貫穿了古今
這個作品就是這樣來的。
我們特別邀請了撒奇萊雅的族人,做了一個真的儀式,選了金瓜石的地質公園,這個場地是一個非常壯闊,山林石壁非常具有原始性,是山與海交會的地方,開闊的天空、遼闊的大海、非常原始的山林,給了這個作品《亙古以來》,以優、以巫去貫穿了這個作品。
文/優人神鼓團員-歐桂蘭
十月初這一週,我們到了九份金瓜石同時拍攝了《依山而行》和《亙古以來》兩個線上作品。有別以往現場演出那樣的,把所有狀態都準備好了後的全力一搏,無論台上發生了任何事都像人生一樣不能重來。但線上拍攝就不一樣了,需要一遍遍地重複,而每一次都是一樣強度的全力以赴,如果不夠完美一直重來,那就彷彿是薛西佛斯的懲罰了…
日出時我們也準備好出發,海邊的淨身儀式時一陣浪潮襲來恰巧呼應在祈求海龍王庇佑之時。拍攝雲腳時,師父說了一個禪宗的故事,重點在於看腳下,不在多遠的目標,只在當下一步。起初的拍攝並不順利,大家似乎還不適應被鏡頭注視著,但真正雲腳時走著走著就會產生一種流,一種能跟自己跟土地在一起的流。
地質公園是一個懷抱著風的地方,一會兒晴空颯爽,一會兒大雨滂沱,在這裡面微小的我們接受了一切變化也就被一切接受了,好像在旋轉時拋開擔憂與恐懼時體會到的片刻的自由。撒奇萊雅的祈福儀式在風雨中也安然圓滿結束,當他們為大家除穢時,所有人圍成在一起,每個人許了一個願望,好像也為大地種下一個個希望的種子。
日落之後結束一天的工作,青雲殿是我們這週生活中最大的支柱,每天最期待的就是回去解救膀胱和享用三姐與志工們為大家準備的飯菜,淋了雨之後有乾爽的毛巾和熱呼呼的湯,令人身心都暖了。
文/《亙古以來》導演-黃懷槿
我這次在《亙古以來》的工作是負責從影像的角度切入,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加入優人的工作,七歲的時候成為小優人,接受師父擊鼓與武術的訓練,在接受了十幾年的優人表演劇場訓練後,在大學階段學的是電影與影像的拍攝,所以當初在和劉老師聊到如何將劇場影像化的時候,聊著聊著劉老師便邀請我來協助這個作品的完成。
而在講到儀式時,當我們從很唯物角度去看的時候,劇場的本質是表演者跟觀眾在同一個時空,如果我們從劇場的根源是從某個儀式開始,也就是某一種狀態它是具有劇場性,我們如何在影像的角度,跟這個性質產生某個關聯性。當然這不是說所有的影像劇場都該走這個方向,但我覺得這是《亙古以來》這個作品它試圖切入很重要的點,就是我們透過影像來找到我們跟劇場源頭的脈絡關係。

‍平面攝影/陳懷恩

 若有任何疑問或需求,請來電02-2938-8188、

或寄信至[email protected]

將有專人為您服務。